当前位置:首页>情感美文>母亲>

陈赓之女追忆父亲母亲:因共同革命理想而结合

她是新中国开国元勋陈赓大将的妻子,她也曾是南京城里的“洋学生”、投奔延安的文工团女战士、解放区的民运工作人员、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干部……她也是大家庭中的女儿、孩子们的母亲。听傅涯的女儿来讲述母亲,可以看到一代中国人的斑斓历史2010年1月4日……

专题: 梦见母亲睡着了 母亲火场抛娃 店主返火场救母亲 感情是怎么来的 

她是新中国开国元勋陈赓大将的妻子,她也曾是南京城里的“洋学生”、投奔延安的文工团女战士、解放区的民运工作人员、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干部……她也是大家庭中的女儿、孩子们的母亲。听傅涯的女儿来讲述母亲,可以看到一代中国人的斑斓历史

2010年1月4日,开国大将陈赓的夫人傅涯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享年92岁。49年前,陈赓逝世,留下了自己43岁的妻子和五个孩子。其中傅涯所生的四个孩子中,最小的才5岁,而二女儿陈知进那年不满11岁。

陈知进对于自己父亲母亲的故事,是在成年以后很久才慢慢了解得多起来。她越搜集整理父母的事迹资料,就越怀念他们。

从西安到延安:热血青年之路

我母亲原名叫傅慧英。1938年她进入延安的抗大第四期,那年她20岁。她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参与抗日运动,游行、募捐。有一天募捐的时候募到了一个旅馆里,那个地方不太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色情活动。结果被我们家一个亲戚看见了,就告诉我外公,说她怎么到那些地方去了?我外公就反对她去做这些事。但是后来,他也没办法管我妈了,她去了西安。不光是她去,还带了她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去西安,是为了上延安。

上延安的事,是我大舅给促成的。我大舅这个人,在1925年参加过大革命和北伐,当时在林伯渠领导下的6军政治部工作,非常进步。大革命失败后他到了国外,抗战初期时回国在银行里工作,后来到西安开了一个酒家。我舅舅与共产党许多人都非常熟,正好林伯渠领导的八路军办事处就在西安,这样我妈妈去延安就比较顺利。后来我妈妈到了延安后还碰到了许多当年在我们家里出入过的共产党员。

到了延安,我妈妈就改名叫傅涯了。那时去延安的人大多数都改名。像我舅舅,连姓都改了。为什么?是怕连累留在国统区的家人。

我今天看我妈妈当年上中学时的照片,觉得可真够时髦的。可能后来的人会想,从一个大城市里的“洋学生”到延安窑洞里吃小米的女战士,这个生活变化太大了,人是怎么适应过来的?其实我还真没有听母亲讲过当年自己怎么怎么适应不了,对于他们这些满怀理想的热血青年来说,艰苦不是问题。我只记得她说过一次:那次是运粮食,走得满身大汗,累得找个窑洞睡着了,再起来后全身疼得都走不了路。那次得的是风湿性关节炎,后来她又犯过。当时幸亏靠她的战友苏明阿姨照料才慢慢好起来。

共同的信念使她与陈赓走到一起

傅涯是1940年在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山西武乡县第一次见到陈赓的。那年,陈赓37岁,他的妻子王根英已经牺牲一年。而傅涯是22岁,家里本来有一个未婚夫,是她的表哥。

我妈妈当时在抗大总校文工团有点名气。因为她有文化,她什么剧都演,话剧、京剧,而且都演主要角色,在那个年代就算个“腕儿”了。后来有人说我爸是看见妈妈演《孔雀东南飞》时看上她的,她坚决否认。其实他俩认识是当时我爸在八路军总部养病,到他的战友王智涛家串门。王智涛问他:你现在过得怎样?我爸说,不错,现在挺好的,有马,有枪,有警卫员,就是缺个老婆!王智涛当时是抗大总校的训练部长,而他的爱人吴静是我妈的同学。于是,他们就把我妈妈叫来,说是借道具啊还是干什么,我妈妈就跟着几个人去了,第一次见到了我爸爸。

后来,我爸爸就发动攻势。只要认识我妈妈的人,我爸爸都去做工作,让他们去说我爸爸怎么怎么好。我妈妈说,她当时反正是如雷贯耳,到处都有人跑来跟她说陈赓这人好。我妈妈最感动的是他毫不忌讳地跟她讲自己跟王根英的感情,我妈妈觉得一个人能在感情上这么忠诚,有这么深沉的爱,这个人大概应该是不错。

我妈妈告诉我爸说,她在老家是有个未婚夫的。我爸就说,你要注意政治啊。结果我妈写信给表哥,让他来延安,他不愿意来。当时我妈对于近亲结婚本来是有顾虑的,因为她看到过我大舅因为近亲结婚,连续生了两个哑巴孩子。但是,最终使这桩婚事吹掉的,是因为她的表哥不愿来延安。而我爸妈最终的结合,还是有共同的革命理想这一点最为关键。

我爸妈是在1943年2月25日结婚的。刘伯承专门把自己的房子腾出一间给他们住,小房间里正好放张床,外头就是刘伯承的办公室。结婚的时候,我爸对我妈说过三条诺言:“一、我会尊重你的革命事业心,不会妨碍你对前途进取的努力;二、也不会把你调到我的身边做秘书;三、我会爱你到永远,这是真心。”结婚后我妈在太岳军区司令部大院没住几天,就到县里去搞民运工作了。

我妈是个非常要强的人,当时工作忙起来就不回家,大概一礼拜回来一两次,后来电视剧《陈赓大将》中描写,我爸爸想见妈妈了,他就带着人去喊她回来。他确实是这样喊过,但是不是像电视剧说的那样带着战士喊的。那是在延安整风那年,他们两人都回到了延安参加整风。回去后,当时党校一部都是高级干部,我爸爸就在里面;像我妈妈这一级的就在党校二部。一部和二部是被延河水隔开的。我妈妈在党校二部参加好多工作,比如跟着冼星海搞秧歌改革,有时候很忙就回不来。我爸爸想她了,就带着一帮子人跑到河边。一般在捣乱时他不会带战士的,他带的是党校一部的同学,都是像他那种级别的干部。他们到延河边上喊:“傅涯回来!”这样喊来喊去就喊出名了,大家都知道我爸爸隔着河喊老婆,我妈就觉得特丢人,回来就会生他的气。

到了我爸爸上前线打仗的时候,我妈妈会很长时间见不到爸爸。有一次,大概是打洛阳战役的时候,有人让我妈去部队看爸爸,我妈妈带着我哥哥就去了。好长时间没见爸爸,哥哥见了爸爸就把他往床底下踢,还说,这叔叔是哪来的?但是我爸一看我妈来了,就说,现在战争打得很紧,你要来了,其他家属也要来,这里工作就不好做了。当时我妈马上就回去了,很支持我爸的工作。最后是在部队打过长江后,条件好了,他们才有比较长的时间在一起。

本文关键字: 母亲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