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休闲娱乐>游戏>

178游戏网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是周星驰《西游伏妖篇》预告的第一句话。细细算来,这应该是他的第四部西游题材的电影了。今天,我不想说,周星驰和徐克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怪咖是如何搅在一起的,也不想说小鲜肉吴亦凡究……

专题: 周星驰西游降魔篇访谈 80后小时候看的动画片 微信推理小游戏 日本fc直播网站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是周星驰《西游伏妖篇》预告的第一句话。细细算来,这应该是他的第四部西游题材的电影了。

今天,我不想说,周星驰和徐克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怪咖是如何搅在一起的,也不想说小鲜肉吴亦凡究竟表现如何,而是想说说,周星驰和他西游记下的人生。 

周星驰的西游,教会了我认识世界,因为这是第一部教我如何看待善恶的电影。

你说,什么是善良?什么是邪恶?

那些吃人的妖怪就一定是坏的吗?

如果你被86版六小龄童的《西游记》洗过脑,那么答案是肯定的。 

在剧版《西游记》中,所有的妖怪都是坏人,一心垂涎唐僧的肉,妄想长生不老。

唐僧师徒四人则是正义的化身,而唐僧固执,孙悟空自大,八戒好色,沙僧呆笨,这都是无关痛痒的小缺点。

反观,他们打死的妖怪都是无恶不作或者犯过大错。

但是周星驰,用电影告诉你,这个世界并不如你想象。 

周星驰塑造的孙悟空,个个都是人渣。

在《大话西游》中,孙悟空是一只满口秽语,跟观音大打出手,甚至要把自己的师父送去给情人当聘礼的臭猴子。 

《西游降魔篇》中,孙悟空更是一只妖猴,杀人如麻,双手沾满血腥。 

《西游伏妖篇》中孙悟空虽然已经成为了唐僧的徒弟,但在背后却动不动就想干掉师父。饰演他的林更新在访谈中也提到:“孙悟空是个暴力狂”。 

而唐僧,更是有意思。

罗家英的版本,唐僧虽然具有得道高僧舍生取义的精神,但却是一个磨磨唧唧,让人恨不得把肠子拽出来的话唠。 

而《降魔篇》和《伏妖篇》中,唐僧则代替了孙悟空情圣的地位。从“一生所爱”的段小姐到蜘蛛精(或许有),再到小善。 

西游四人组,不是暴力狂,就是情种,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的正能量。

再看,周星驰剧中的妖怪。

我承认,他们杀人越货,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这个吃人的鱼妖,却也是身世凄苦,怨恨难平。 

开黑店的猪刚鬣,生前对媳妇无比痴情,但媳妇却嫌弃他长得丑,联合情夫用九齿耙将其打死。 

《西游伏妖篇》虽然还未上映,但是同名同剧情的手游已经上线,从中我们也可以窥探一二剧情。

王丽坤饰演的是一只蜘蛛精,因为被乡绅觊觎,所以一缕残魂和蜘蛛纠缠在一起。 

还有玉兔精,为了不让自己注入妖力的爱人出去为乱,而囚禁了他,却无奈被人误会,死在爱人的手下。 

在周星驰的《西游》中,哪个妖怪,不是可怜人?

长大后,重读《西游记》,才发现周星驰似乎才是最懂吴承恩的人。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人那么复杂,哪有那么绝对。

除了善恶,周星驰还是弄“情”的高手。在他的西游中,众生皆有感情

纵使春三十娘貌美如花,在跟这么丑的二当家有了之后,还是选择奉献自己保护他和孩子。 

我不知道春三十娘是什么时候动了情,大概是在看到二当家听说自己只能当奶妈,而落寞黯淡的眼神时吧…… 

纵使白晶晶被孙悟空这个臭猴子辜负,再见他的时候,却还是选择再次爱上他,甚至为了他死。 

才发现,周星驰的西游,描绘的不是情,而是人生。

多少女孩子,自诩春三十娘,貌美如花,可是身边的男人尽管爱她却总是那么差强人意,你问她:可曾后悔过?

不曾,虽然又笨又丑,但是付出的深情却不掺半点虚假。

又有多少人,在被爱人伤害的千疮百孔,恨之入骨。可你如果回想当时初见的时光,是否还会选择和他在一起?

会,因为那天的阳光很好,因为他对你的微笑很暖。

人生,如此。

造化,弄人。

当然,最虐的当属至尊宝和紫霞。 

“至尊宝为了救白晶晶拿到月光宝盒,穿越回到500年前,遇到紫霞。

当紫霞爱上他的时候,他不爱紫霞,他以为自己爱的是白晶晶。

千辛万苦找到白晶晶却发现紫霞才是他的挚爱,而紫霞已经要嫁给牛魔王了。

要想救紫霞就必须带上紧箍咒放弃至尊宝的身份,做回那个神通广大没有半点情欲的孙悟空。”

命运似乎一直在跟他开玩笑。

最讽刺的是,紫霞为了至尊宝放弃了许多,但在她死之前至尊宝都不懂得爱她。

为了他,不再成为自己。

紫霞说:“而你又明不明白,我已经不再是神仙了?” 

为了他死,也无怨无悔。

紫霞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我猜不到这结局。” 

而那头的至尊宝却一直沉默。

因为命运从来没有给过他回应的机会。

而那句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从孙悟空附身的夕阳武士口中说出,也算是完成了他的夙愿。 

20年后从唐僧口中说出的“放下牵挂,了无牵挂”,谁又敢说,不是说给20年前的至尊宝呢。

不可抗的命运,对至尊宝、对孙悟空、对紫霞都太不公平。

而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谁的命运能如自己所愿,哪有公不公平。

或许,至尊宝这个人物塑造的太过耿直,情感的一个转折怎能证明人生的苦果。

2013年,周星驰重新拍了西游,这一次没有至尊宝,他把自己的寄托给了玄奘。那个在《大话西游》里磨磨唧唧,却愿意舍生取义的得道高僧。 

如果是周星驰的孙悟空是以情写情,描绘了人世间所有的爱而不得,爱而不忧,爱而不伤。

那周星驰的西游中的唐僧,就是用情写悟,用情谈佛,用情看人生

他塑造的唐僧,从开始就是一个要普度众生的大爱之人。 

段小姐说玄奘,是一个只凭一本《儿歌三百首》就要勇闯地狱捉妖的人,这不是大勇大爱之人又是什么呢?

而这个曾经无欲无求,只是为了救人的人,却爱上了一个人。

 

在《降魔篇》里,我们可以看到唐僧(降魔篇里称为玄奘)感情的变化。

最初的开始,唐僧是一个大爱之人,在渔村里看到无数人死去,他自责,难过,后悔自己没有救更多的人。 

甚至在段小姐主动表白的时候,玄奘也是一脸义正言辞的拒绝。

人啊,有时候真的是一种嘴硬的动物。认为自己不说,不看,就真的没有动心。

玄奘在最后说到,我爱你,我从第一天见你就爱上你了。

在段小姐骗他入洞房时, 

在看段小姐跳舞时, 

在要摘下无定飞环做成的戒指时, 

在段小姐前来救他时, 

就像段小姐说的:无定飞环,入肉生根。

爱也是一样,入肉生根,从此再也摆脱不掉。 

你看,是不是和至尊宝很相似,她死之前不懂爱,她死之后才明白。

她走之前不懂得珍惜,走之后才觉得追悔莫及。

世上没有后悔药,且行且珍惜。大概也是说周星驰自己。

如果你熟悉周星驰,大概就知道周星驰和朱茵的故事。 

他不负观众,不负本心,终究还是负了她。

时隔二十年,周星驰有次知道了朱茵在同一个酒店里,特意在大堂想要见她一面,朱茵知道后就从后门走了,终究,有缘无份……

至尊宝不懂得珍惜,周星驰也不懂。

紫霞死了,至尊宝成了孙悟空。

朱茵嫁了,周星驰成了星爷。

段小姐死时,玄奘的大爱和小爱纠缠终于结束,终于明白,爱是不分你我,不分性别,爱就是爱,大爱也是爱,男女之爱也是爱,都是这个世界上的真、善、美。 

朱茵的离开,或许也影响了周星驰电影,或许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别等到失去才知道珍惜。

是不是我喜欢的女人都要死在你的手上,是不是我喜欢的女人都要输给现实。 

《大话》之后的周星驰电影中的爱情,女主大多都会先爱上男主,直到失去后,男主才知道珍惜。有些电影里男主幸运的追回了女主,而有些,从此天涯。

紫霞如是、柳飘飘如是、火鸡如是,段小姐如是,珊珊如是。 

我们曾经在汹涌的人潮里,那么不顾一切的奔向彼此,却又在汹涌的记忆里那么无助的遗失了彼此,原来这段感情的最初是你,最后也还是你,无法控制……

玄奘的师父(自以为是如来化身)说玄奘悟到这一层终于悟到了一点点了。 

周星驰又悟到了多少呢?我觉得他悟到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这次作为《降魔篇》的续作《伏妖篇》,讲的可能是在大爱小爱之外的领悟,也就是师父说的玄奘没有悟到的另外一点点。

另外一点点是什么?之前有网友称《伏妖篇》写的可能是孤独

诚然,孤独也是人生最大的主题。人生就是光溜溜的来,赤条条的去。什么也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

而在预告片中,用《降魔篇》的结尾玄奘说的话“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开篇,配以唐僧和一盏孤灯为伴的场景。 

这个猜测似乎也有三分道理。

从善恶到感情,从感情到命运,从命运到孤独,不难发现,周星驰写的都是人生,最难琢磨的人生百态。

近些年来,周星驰江郎才尽的谈论不绝于耳。尤其是在他的《美人鱼》创下30亿的票房神话之后。 

但是,你要知道周星驰被我们认为经典《大话西游》,曾经被批的一塌糊涂。票房也惨不忍睹,曾经不得不撤档来挽回损失。 

每一部片子都被人说成烂片

不是周星驰江郎才尽,是因为他一直走在我们前面,20年前他说的笑话,当时你以为只是个笑话。

“少林足球里,周星驰和吴孟达去找三师兄,三师兄说抛一枚硬币落地不是正面就是反面,不可能是中间的。这时候周星驰一本正经的说:那我来试试。之前看都以为这句话是冷幽默,后来发现,这就是他本人的价值观。一根筋地坚信自己的想法,不论在别人眼中多么荒诞。”

所以周星驰的电影,才真正是周星驰的电影。历久弥新,愈久愈陈。

即使在很久很久之后,人们才将之前的笑话奉为神话。

总会有人说,20年前看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总想笑,前仰后合乐不可支,而20年后再看《大话西游》却想哭,涕泗横流撕心裂肺。

不是片子变了,而是我们长大了。也渐渐懂了,星爷的《西游》讲的从来不是一个笑话。 

20年了,星仔变成了星爷,屏幕前的我们也从一个流着鼻涕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流着眼泪的成年人。

这20年,星爷变了吗?

是的,他变了。

从那些年骄傲的至尊宝变成了这些年沉稳的周监制;从那个好像狗一样的人变成了神一样的咖;从默默无闻只愿用心做片子的小演员变成了要顾全大局担心票房的大导演;从神采奕奕的少年变为了满头银发的长者。

20年,比一个轮回还久,如果没变,如何对的起人生的荒唐。 

20年前,至尊宝说,“如果要给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20年后,借唐僧之口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但是他的作品,我仍旧可以从中看到当年眼角闪烁的泪光。

PS:说这么多,并没有贬低86六小龄童版《西游记》的意思,依旧是我眼中的经典,毕竟根正苗红,为我童年的三观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和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描写的是两个不同的侧面,只是长大之后,觉得周星驰的西游里包含的内涵更加真实而深刻。

PPS:看了预告,其实我真的还挺期待大年初一上映的《西游伏妖篇》的。

本文由178新闻中心原创,转载需授权

本文关键字: 游戏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