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冷笑话>春节>

春节就是一面镜子 从悠然假期的快乐中窥见你日常生活工作的种种焦虑

春节长假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按照民间习俗,不过完正月十五就不算过完了年。广东人会把春节的氛围带到开年上班第一天的工作单位上去,“派利是”与“逗利是”本来是老广们的保留节目,像我这样的新广东人也都入乡随俗,早就是这种节目的积极参与者了。这样……

专题: 快乐工作幸福生活 想换工作又犹豫怎么办 十万个冷幽默全集 刘翔2017干什么工作 

春节长假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按照民间习俗,不过完正月十五就不算过完了年。

广东人会把春节的氛围带到开年上班第一天的工作单位上去,“派利是”与“逗利是”本来是老广们的保留节目,像我这样的新广东人也都入乡随俗,早就是这种节目的积极参与者了。

这样的喜庆氛围对于我这种人来说,还有另外一层意义,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部分地补偿因为春节假期“过快”地结束了之后的心理失落感——无论是物质匮乏的小时候还是基本上能解决温饱问题的现在,我都是特爱回家过年的那一类人。

春节前,看到了自媒体与朋友圈里有许多抱怨春节的声音,比如年味越来越淡没意思,比如集体放长假造成生活与出行不便太折腾,比如被七大姑八大姨催婚催生子催升官催发财烦死人……我感到困惑,作为一个历史古老的传统节日,其实你过不过春节,春节都在那里,而选择权也在每个人的手里,有趣的是,那些年前大声嚷嚷不想过春节了的人,最后不还是都陶醉在假期的柔软时光里?有些人就是一边不想过春节了,一边又屁颠屁颠地过着,起初百般不情愿的人,很多怕是纯属嘴硬吧?

假期结束了,网上又开始晒母亲给装得满满的后备箱,晒老父亲的拥抱与叮嘱,晒儿时玩伴们的依依不舍与离愁别绪……生活中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错过的风景都是最美的,正如,只有等到春节过完了,你才懂得了春节的好处一样。

除了每逢春节胖三斤的“收获”之外,我们还收获了什么呢?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收获,每次回家过年,我都会收获一些对故乡的“新发现”:

回家过年是为了感受并制造小确幸

人生的许多远大目标可能需要穷尽毕生去追寻,但是,生活中的许多小确幸则只是需要我们静下心来就可以感受到。没错,正是这些小小的幸福,会让我们更温暖地去拥抱生活。

春节长假可以让绝大多数人从忙碌中解脱出来,只要你能够释放自己内心深处的细腻触角,就能从生活的微小细节中感受到满满的幸福。而过年回家,除了用心感受亲朋好友为我们制造的小确幸之外,我们也应该主动地去给身边的家人朋友制造一些小确幸,去温暖他们。

关于如何去制造并感受小确幸这个问题,本田直之在《少即是多:北欧自由生活意见》提出了一些有启发性的建议。尽管这本心灵鸡汤中的许多意见与我们当下的现实生活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在某些特定的时间与环境(比如回家过年的时候)中去尝试这种理想的生活方式和全新幸福观。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工作中拼命打拼,努力赚钱,然后再把钱努力花掉,这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普通中国人的生活状态,我们习惯于活在这样一个用力“加速”的时代,而过年之所以让人如此向往,就在于它可以让我们适时进入到一段减速模式中。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句话还是说出了“钱”与“过年”之间的重要关联。在城里打拼一年的农民工兄弟平时大半年不发工资都忍了,但是,过年回家那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工钱讨到手的。

过年回家又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只有爹娘才不会嫌弃自己回家过年的任何一个孩子,也只有故乡才不会拒绝拥抱两手空空回家过年的天边游子。当然,就算在物质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有人感受到了回家过年的幸福,而有的人却感受到了物质的焦虑。

为了找出获得幸福快乐的答案,本田直之前往世界幸福排行榜前几名的北欧各国,采访当地居民,发现他们都摈弃了旧有的物质至上主义价值观,崇尚物质简朴、精神丰盈的简单生活方式,更为珍视精神和体验带来的幸福感,并将时间与金钱投入其中。

本田直之宣称他提倡的生活方式并非苦行僧似的节约和忍耐,而是认真思考自己的生活与人生,仔细甄选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之后的主动选择,以此摆脱金钱、时间、场所等束缚,享受真正自由的生活。

北欧自由生活有着更丰富的内容:享受工作、有关系亲密的朋友和家人、拥有富于刺激性的兴趣和生活方式、具备有效的思维习惯、能够放眼未来等。

这样的生活对于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来说,约等于天天过春节吧?

每个国家的社会、经济、文化等具体情况各不相同,北欧自由生活方式在发展中的中国能实现吗?假如现有的生活让你感觉不到幸福,如何只要放下负担,主动选择,去实行一种更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一步步迈向真正的幸褔?

我还是觉得,我们春节期间的生活,与北欧自由生活方式很像,仅此而已。

本田直之发现了关于工作、娱乐、生活等方面的众多奥秘,如双城生活、新幸福的10个条件、学会舍弃做足减法、树立自己的个人品牌、房子是充实生活方式的平台、运动是对自己的最佳投资等等,每个人的大脑就像一个过滤器一样,最后收获到的果实也迥然不同。

然而,德鲁克曾说过,“没有什么比正确地回答了错误的问题更危险的。”

当然,本田直之的有些观点是可行的,但是,更多的观点则过于理想主义,不食人间烟火,可望不可即。可以把这些美好的想法当作心中的理想,只能慢慢地向前推进,看看是否有机会将它们变为现实了。

相比本田直之给出的实现幸福生活的意见,制造并感受春节回家的小确幸却是轻而易举的。

家乡美食、田园风景、古老的习俗、爹娘的叮咛,亲朋好友的祝福……这些是我们感受到的点滴快乐。

而我们要去做的,其实只是放下手机,专心陪他们说说话这么简单,就可以带给他们伸手可及的小小幸福。

当然,我们需要除了感受过年的小确幸之外,不能过完年就拍拍屁股走人,还需要对养育过我们的故乡倾注更多关爱,帮助她变得更加美好。

不是年味淡了,而是我们变了

幸福并不是一个唾手可得的东西,在城市里打拼久了,能拥有一个轻松愉快的好心情都不是一件容易事,反而焦虑成了一种流行的情绪。

经济条件差的人主要表现为物质焦虑,经济条件好一点的主要表现为精神焦虑。当然,绝大多数时候,这两种焦虑是混杂在一起,兼而有之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之快超出了人们的预期,然而,繁华背后却是越来越多的焦虑——焦虑个人事业的发展速度还不够快,焦虑自己的认知水平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焦虑新的技术与新的商业模式会残酷无情地颠覆甚至淘汰我们,甚至焦虑电视上那些从没听过的网络新词,焦虑自己赶不上那趟风驰电掣的财富列车,成为经常给人均收入水平拖后腿的人。

那些信誓旦旦地宣称早已看透我们这个时代变局的公知们几乎是众口一词,只懂得预测未来的各类“首席”也在火上浇油,不断加剧着我们在精神上的焦虑,环绕四周的声音都在喊着:你只有不停地奔跑才有机会留在原地!

我们身处一个变化、充满不确定性的大时代。

所以,我们特别怀念从前那种缓慢而悠然自在的时光,以前过年回家时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心情便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然而,我们一直在往前奔跑着,故乡在我们的身后越来越远了。

不是说故乡没有变化,而是,我们坐着科技发展的高速列车加速向前,我们的认知水平、物质条件、审美情趣都在改变。所以,与其说是故乡变得不像从前,不如说是我们变得不像从前的自己。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假设“人类是会追求自我实现并借以成长的动物”。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通俗理解就是,假如一个人同时缺乏食物、安全、爱和尊重,通常对食物的需求量是最强烈的,其它需要则显得不那么重要。此时人的意识几乎全被饥饿所占据,所有能量都被用来获取食物。在这种极端情况下,人生的全部意义就是吃,其它什么都不重要。只有当人从生理需要的控制下解放出来时,才可能出现更高级的、社会化程度更高的需要如安全的需要。

而五种需要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逐级递升,但这样次序不是完全固定的,可以变化,也有种种例外情况。

需求层次理论有两个基本出发点,一是人人都有需要,某层需要获得满足后,另一层需要才出现;二是在多种需要未获满足前,首先满足迫切需要;该需要满足后,后面的需要才显示出其激励作用。

一般来说,某一层次的需要相对满足了,就会向高一层次发展,追求更高一层次的需要就成为驱使行为的动力。相应的,获得基本满足的需要就不再是一股激励力量。

五种需要可以分为两级,其中生理上的需要、安全上的需要和感情上的需要都属于低一级的需要,这些需要通过外部条件就可以满足;而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高级需要,他们是通过内部因素才能满足的,而且一个人对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无止境的。同一时期,一个人可能有几种需要,但每一时期总有一种需要占支配地位,对行为起决定作用。任何一种需要都不会因为更高层次需要的发展而消失。各层次的需要相互依赖和重叠,高层次的需要发展后,低层次的需要仍然存在,只是对行为影响的程度大大减小。

马斯洛和其他的行为心理学家都认为,一个国家多数人的需要层次结构,是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科技发展水平、文化和人民受教育的程度直接相关的。在发展中国家,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大,而高级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小;在发达国家,则刚好相反。

而焦虑正是自我进化之旅所产生的副产品之一。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从前过年,我们主要盼的是物质上的满足:好吃好喝好玩。现在基本上吃喝不成问题了,当然,人类的对物质生活的需要永远不会满足于温饱,所以,贫富不均才会成为焦虑的来源。

现在过年,我们主要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满足:释放焦虑,放慢脚步,感受小确幸,同时也给亲人朋友带去小确幸。

那么,年味越来越淡会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吗?

在于我们的思想上如何去定义“年味”,在于我们的情感上如何从物质的年味进化到精神的年味。

难怪,在《通向奴役之路》中哈耶克会说,“在社会演化中,没有什么是不可避免的,使其成为不可避免的,是思想。”

我们仍然生活在巨大的差异中

春节就好像一面镜子,从悠然假期的快乐中我们窥见了日常工作生活中的各种焦虑,没准,焦虑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调性。

本田直之提出的意见,确实可以帮助我们从焦虑走向幸福,然而,在现实的环境下,这些意见可以落实到位的却寥寥无几。

比如说,他建议我们摒弃必须要“倚仗金钱”的思维,“没有金钱万万不能”的想法,可能让你失去很多花心思、下功夫的机会。要是不改变想法,就很难获得幸福。

“少即是多”——“少一点物质占有,多一些精神体验。”这是一种类似《断舍离》的使生活更轻松的人生整理术。

但是,知易行难啊。

我们追求的美好生活,从美学和心理学角度讲,它是指人对事物的审美体验和感受。具体到社会生活而言,美好生活就是指人们对发展过程、结果和状态的美好体验和感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关于中国发展全局和战略的新的重大判断。

这些不平衡,既有城乡之间的差别,也有一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的差别,归根结底主要还是物质上与精神上的巨大不平衡。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普通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这些差别之间存在很大矛盾。

借着春节的欢乐气氛,我们努力在模糊、掩饰甚至否认这些差别,但是,无论如何,你还是能看到这些差别的显著存在。

抛弃负累的大量物质外在,追求精神富足,变强迫和讲究为主动原则才会比较幸福,其实这些道理很多人都懂。

北欧人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完备的社会福利体系之上,不用担心老无所养朝不保夕,但是,在福利保障尚待完善的中国,满足这些条件实在太难,年轻人要通过拼命工作去保障自己的晚年,所以,所谓物质上的“身外之物”是没有办法轻易舍弃的。

春节回家,看到生活在内地三、四线城市的亲戚朋友们的生活状况,不仅与北欧没有可比性,而且离我们平时想象中的样子也有很多的反差。从普遍意义上说,这些内地小城(包括农村)与一线城市之间的差距不仅是巨大的,也是全方位的,经济与文化发展水平,获取财富的机遇,个人认知水平的提升,都存在很大的差距。

虽说被过年的欢乐气氛冲淡了不少,但是,物质焦虑仍然是一种主要的存在,尽管没有温饱问题,仍然可以看出,普通人在物质生活上还是比较拮据的。无论是打工还是做生意,钱来得都不容易,特别是有孩子在一线城市工作需要买房凑首期的家庭,非常为难。当然,这些小城里贫富差距也很明显,所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既是精神的也是物质的。

本田直之的“意见”适合北欧高福利国家,以中国目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现实生搬硬套这种观点,则有邯郸学步之忧。本田直之最多说对了一半,仅仅可以这样表述:有钱人的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了,没钱人可以努力开启精神幸福时代?

普通老百姓仍然生活在物质的焦虑之中,仍然被房贷、上学、看病、养老等等纯物质层面的问题压得喘不过气来。对成千上万普通家庭而言,“物质”仍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物质焦虑仍然是幸福感经常缺席的主要原因,因而,去我们的故乡看看,就不会匆忙得出物质幸福的时代过去了这个结论。

正因为如此,扶贫攻坚还是相当长的时间内国家的一项基本国策,也因为如此,习大大连续几年过年还是要去凉山等贫困地区进行扶贫调研。不加思索地将《少即是多:北欧自由生活意见》运用于当下的现实世界,还是解决不了“物质焦虑”,而那种脱离中国国情奢谈精神幸福的心灵鸡汤是有毒的,毕竟,让贫困群众学习学习“降低欲望”、安贫乐道之类的金句偶尔可以起到安慰型的作用,长期而言,要提升他们的幸福感,物质基础仍然是一项重要的必要条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文关键字: 春节    工作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