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体育生活>冠军>

他是田径铁人带伤夺三运会冠军,却因为一块面包泪流满面

“五一”假期,在澳门执教的田径教练董学智和老伴赶回济南。路上人多拥挤,老两口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家。董学智这番“折腾”,是为了赴约。他和几家媒体约好,回顾夺得三运会十项全能冠军的经历。采访进行了两个小时,可董学智付出的,不仅仅这些——……

专题: 十项全能 澳网冠军奖金 2018年全国游泳冠军赛 2018年全国游泳冠军赛 

“五一”假期,在澳门执教的田径教练董学智和老伴赶回济南。路上人多拥挤,老两口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家。

董学智这番“折腾”,是为了赴约。他和几家媒体约好,回顾夺得三运会十项全能冠军的经历。采访进行了两个小时,可董学智付出的,不仅仅这些——他的队员正在备战6月份在印度兰契举行的亚洲田径锦标赛,在最关键的时候,他请了一星期假,而且往返费用都是自掏腰包。

这些付出,董学智心甘情愿,“中国田径要更好,需要多宣传,我希望能出一份力,所以我很重视这次采访,愿意回来。”

大包小包还来不及打开,老两口已经把地下室翻了个遍,找出了四十多年前的照片。黑白的影像,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董学智记忆的闸门。

三运会吃半块面包夺金

1975年9月的北京,秋高气爽,停办10年的全运会重新擂响战鼓。田径男子十项全能比赛,山东选手董学智是夺冠大热。

人们作出这样的预测,理由很简单——两年前,年仅21岁的董学智就打破了该项目的全国纪录;董学智的身体仍处于黄金时期,技术、心理等比两年前更加成熟,自然最有实力傲视群雄。

可实际情况并没有预测那样乐观,只有董学智和少数人知道,他的坐骨结节有伤,并没有绝对把握将这枚金牌收入囊中。

一番斟酌后,山东代表团压缩其他项目的报名人数,又挤出来两个十项全能的参赛名额,想给这枚金牌再加两道保险。

没想到的是,山东队出师不利。董学智的两名队友,一个在赛前训练中受伤,另一个在开幕式上被氢气球炸伤。比赛还没开始,山东队的“三重保险”就只剩了董学智孤家寡人。

“三个人就剩我自己,还有伤,怎么办?比吧!”董学智回忆起当时的心情说。

十项全能被称作田径铁人运动,参赛选手要在两天时间里完成跑、跳、投10个项目的比赛。第一天,十项全能的100米是最早开始的比赛,选手们五六点钟就要起床;下午,要等到他田径项目比赛全部结束,十项全能400米比赛才压轴进行。第二天同样如此,十项全能110米栏最早开始,十项全能1500米比赛最后一个结束。八点钟开始的比赛,比到下午四五点钟是家常便饭,不论刮风下雨,都是如此。

打着绷带上场的董学智一边奋力拼搏,一边大脑飞速运转着。他的脑子里,不仅装着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还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与此同时还要时刻注意着总成绩,董学智这把这叫做“算账”,“比自己优势项目的时候,可以缓一缓,比如100米,本来跑10秒多,控制在11秒左右,不能太快,快了会拉伤。比弱项和总成绩差不多的时候,就得拼命,不然就输了。”

比赛期间不能吃饭,教练马咏春给董学智买了一块葡萄糖面包。黑黑的面包,让教练花了四毛钱,这是大赛期间才有的待遇。平时,董学智唯一的副食品是一斤白糖,买来还要锁到抽屉里,等大运动量训练时才舍得舀一勺。

这块奢侈的葡萄糖面包,董学智没舍得一口吞下,“我从场地里的保温筒里接了一小杯热水,就着热水吃了一半,另一半留给教练。”回想起艰苦的训练比赛条件和早已去世的教练,董学智泣不成声。

靠着顽强毅力和超强实力,董学智没有让这块金牌旁落。冲过1500米终点后,他背负的沉重压力终于释放,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了一场。

在技术上下功夫

上山下乡或者去建设兵团,董学智初中毕业那个年代,年轻人能走的路基本就这两条。,董学智的心底也埋藏着一个去边疆策马奔腾的梦想,但父亲对他说:“你要上学。”

董学智的父亲是大学生,也是篮球高手,参加过全国纺织系统的篮球比赛。受父亲影响,董学智也喜欢打篮球,有一副好身板。

在青岛十九中,董学智是班里的体育排长,学校举行运动会,他一口气报了百米、接力和跳远三个项目。

接力比赛,董学智是最后一棒。接力棒交到他手里时,已经被落下了很远,他硬是给追了回来,拿了冠军。

董学智当时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因此改变。

董学智在赛场上风驰电掣的时候,来选材的省田径队教练于德兴就在看台上,他相中了董学智。

就这样,董学智从青岛来到了济南,住进了文化东路体育场的看台下。

最开始,董学智没想过会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只是觉得这里的伙食不错,“一天八毛钱的标准,八个人一桌,一只鸡,几个菜,玉米面混着白面蒸的馒头管够,能吃饱。”他想留下来。

“个子不是最高的,速度不是最快的。”当时的教练这样形容董学智在队里的尴尬地位。要想不被淘汰,就得勤学苦练,而董学智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吃苦、肯练。

“71年的时候,跑道是煤渣子的,钉鞋上的钉子是鞋匠缝进去的,照练不误。”十项全能的训练时间长、强度大,其中滋味常人难以体味,“赛前不能吃东西,比赛完两公斤体重就没了,最想干的事情就是睡觉。”

董学智能吃苦、肯吃苦,但不是说只知道用蛮力,他还很爱动脑子,“我觉得搞全能跟国外选手拼体力不行,因为我们的身体素质不行,需要在技术上下功夫,体能本来就差如果技术再不好水平更低。国家队小师弟和我比赛,他们体能都比我好,但技术不如我,结果都输给我。”

刻苦训练加上善于思考,原本条件并不突出的董学智很快就冒了出来——1972年南京六项全能运动会,首次参加正式比赛获得第二;1973年全国田径分区赛华东地区比赛,打破全国纪录;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夺得金牌;1978年在保定,再次打破全国纪录。

因过度疲劳早早退役

经历了长达十年的混乱,中国体育界正万马齐喑,在这个节点打破十项全能的全国纪录,董学智犹如一颗新星,闪闪升起。

然而,第二次打破全国纪录后不久,董学智就宣布退役,正在巅峰的运动生涯戛然而止。

董学智作出退役的决定实属无奈。1979年,董学智在杭州冬训,感觉身体不舒服,可就是找不出原因。后来到上海检查,医生给他做了心脏造型,“正常人站着的时候心脏拳头这么大,躺下还是这么大,我站着心脏有拳头大小,躺下体积大了一倍。”董学智边比划边说。

医生说要恢复的话快则一年,慢的话需要一生,董学智觉得他不能不停下来了。

检查结果显示,导致董学智心脏异常的原因是过度疲劳。董学智平时训练刻苦,比赛的时候就玩命拼;那个年代运动水平不高,有成绩的运动员的“使用频率”很高,1972年他曾在十天时间里参加了两场十项全能比赛;吃得又不好,营养跟不上,有时候靠打葡萄糖维持……多方面的原因,让他的心脏落下了病根。

早早退役,董学智非常遗憾。有一个想法经常会萦绕在他的脑际:如果能晚出生几年,运动生涯会不会更长?水平会不会更高?

56岁圆了奥运梦

退役后,董学智没有离开田径,干起了田径教练,被国家体委派到科威特援外。1982年回国后,他在省队担任教练,带过男子十项全能,也带过女子七项全能。

当运动员时,董学智拿过全运会冠军,也参加过德黑兰亚运会,但却未能登上奥运会赛场,他一直觉得这是个遗憾。

北京申奥成功后,董学智觉得是个机会,“当运动员没参加奥运会,我就干裁判。”裁判法和比赛规则问题不大,英语是个挑战。董学智原来对英语一窍不通,在科威特执教时要用英语,但几个教练只有一个翻译,很不方便,他决定自学英语,“拿着课本从ABC开始,每天60个单词,第二年就能用英语上课了。”

奥运会的要求更高,董学智从2005年就参加裁判培训班。最后一次考试,是英语口语,“清华大学英语系的老师学生过来,你要对着他们讲五分钟,不能停。”5分的满分,董学智考了3分,成绩合格。那一年,他56岁。

北京奥运会和残奥运会,董学智担任田径五大裁判长之一的全能比赛裁判长。“我也算是实现了奥运梦想。”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奥组委颁发的证书,董学智把它们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总想着给田径、给年轻人再做些什么。”参加完北京奥运会,老董还是闲不住。2009年,他到库克群岛支教。完成任务回来,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可他还是舍不得离开赛场,又去了澳门执教。

不论在哪工作,董学智都兢兢业业工作,“过去澳门选手从来没有在亚洲比赛中拿过名次,结果接力仁川亚运会拿了第七,亚锦赛拿了第六,取得了历史性突破。”澳门田径总会给他发了沉甸甸的银质奖杯,老两口高高兴兴地背了回来。

很多人给董学智竖起了大拇指,他回答说:“这是我们山东人的特点,请你们多支持山东!”

和澳门田径总会的合同还有两年,董学智盘算着合同结束了就回家,“外孙长大了,还没照管过,亲戚朋友都在家里,还是回家热闹些。”人老了,总是想着落叶归根。

而对于田径,董学智始终割舍不下,“这是我一生的职业,感情是最深的,通过田径我认识了世界,世界也知道了我。”

本文关键字: 冠军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